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网址www.(01~50)dxj.com例如:01dxj.com02dxj.com03dxj.com等来访问本站,记住1到50大香蕉,就不会迷路!或者收藏→【永久地址发布页
公告: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如果您觉得大香蕉好,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917.com)
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01~50)dxj.com 例如: 01dxj.com 02dxj.com 03dxj.com 04dxj.com 来访问本站,记住1到50大香蕉,就不会迷路! ^_^
  • 六月藏书情缘一生
  列车终于开动了,望着身后远去的城市,望着这灯光通明的大都市,我心里充满了感慨。就要回去了,回到那生我养我的家乡,面对亲人渴望的双眼,我该如何对他们说我这十年来是如何生活的,难道对他们说儿时百天的「抓周」就真的预示了我的一生,是永远臣服于女人,服务于女人的吗?我的父母生下了我,不仅给我了一付英俊外表,180公分的个子,还有一个连他们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我的「小弟弟」比绝大多数男人的「小弟弟」要大许多、粗许多、长许多。离开家乡十年来,我做过大酒店的服务生、司机、保镖,最后在赌桌上把自己三年时光和人身自由统统输给了别人,而这一切都缘于女人,难道这真就是我的命运吗?
  我,出生在一个历代都被人们公认出俊男的地方, 家里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有二个姐姐,我是家里的老小,我的乳名叫「狗蛋」正因为我的出生,给我的父母脸上带来了光彩和在这个家族中说话的份量,也给我们这个家族带来了延续香火的希望,因为在众多的亲戚当中,我是唯一的一个男孩子。
  从我出生到我十八岁离家出走, 我都一直生活在大人的溺爱当中,无论我走到谁家,听到的都是大人们在对我的姐姐和妹妹们交待:好好领狗蛋去玩,不要惹他哭,要不回来揍你,每次出去,如众星捧月一般。这样就养成了我在众姐妹当中霸道的一面,由于我的玩皮,她们为我挨了不少大人的打, 但这种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慢慢改变,众姐妹们会在大人不在的时候或者领我去出玩的时候,我就成了她们报复的对象;特别是贞子姐,是这帮小丫头们的头,她的胆子大,鬼点子和花样特别的多,贞子姐和我们家没有血缘关系,因为她们家在最困难的时候,我的父母曾真心的帮助过他们,而我父亲和她父亲又很投缘,结拜成了兄弟,所以她就成了我的姐姐。正因如此,才会有我和贞子姐的一段美好的经历。
  在我刚满一周岁时,家里按习俗为我准备了「抓周」它是一种不知从什么朝历延续下来的风俗,就是把笔、算盘、刀枪等一些小玩具放在刚满一岁的孩子面前,看孩子抓什么,就预事孩子将来会从事什么工作 ,这些习俗是做父母的对孩子将来的一种美好希望。那天家里预备了酒席,我被放在一些玩具当中,大人们都静静的看着我,我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象这些平时对我很有吸引力的玩具,此时都失去了魅力, 在这些大人中,有一个亲戚带着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天的孩子,孩子突然哭了,为了不让孩子的哭声打扰,孩子的母亲解开衣服,想用自己的奶水阻止她的哭声,面对眼前白白的乳房,我不知是饿了, 还是别的,急忙爬了过去,双手紧紧的捧着那只露在外面的乳房;我的举动,引起了在场所有大人的笑声,我的父亲脸也红了,他结结吧吧地说:娃儿饿了,娃儿还小、还小,他不懂,娃他妈还不快来抱孩子。
  在亲人的关怀和赞扬声中,我一天一天的长大了,我仿佛从来就没有做过错事,而做错的全都是她们-我的姐妹们,不论在自己家还是走到亲戚家,大人们总是把留着的最好吃的给我,我的那些姐妹们只好眼吧吧的看着我,而我总在吃完后,故意拍着小肚子气她们,然后跑到门后偷偷的看她们拿起我吃过碗舔着碗底,当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跑到她们的后边大喊一声,看她们羞红的脸我得意急了,我很会利用这些特权,谁要是对我好一些,我就给她多留一些,如果对我不好,我就会在碗里放一些土,最后引起众怒的是我在剩下许多饭的碗里尿了几次尿和大便,开始我还把尿倒出来,让她们看不出来,到最后干脆就不倒了,她们把这些全都告诉了贞子姐,贞子姐比我大1岁,那时她7岁多了,听完这些后,贞子姐没有知声,而是在一次她们全都计划好后领我去出玩时, 我得到了她们的第一次报复。
  那一天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而我的二个姐姐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好没意思,贞子姐来了,狗蛋,贞子姐带你去玩,好吗,一听有玩的我当然要去了,一路上她和我说着话,她问我:「贞了姐对你好不好」我说:「当然好了,姐姐你对我好,我走不动了,你来背我吧」贞子姐骂道:「小狗蛋,才走几步你就走不动了,别懒皮了,快走吧, 要不以后我不带你出来玩了」我坐在地上使劲地噔着脚,就是不起来,贞子姐没办法只好背起我,我们来到村后一个许久都没人去了老房里,我翻身从贞子姐身上跳了下来,先跑了进去,谁知我还没看清屋子里的样子,我就感到头上一团东西从上罩了下来,接着从后面又有人踢了我一脚,我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有几个人按住的我的手和脚,我吓的大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喊:妈妈啊,妈妈啊,贞子姐,贞子姐,我还没有喊完,⊥又被踢了一脚,接着听着有人说:你叫吧,使劲的叫吧,反正这里没有人能听见,我一听这声音,这不是贞子姐吗,我问到你要干什么,贞子姐说:干什么,你不是平时总喜欢欺付人吗,你不是喜欢告状吗,你不是喜欢看别人舔你尿在碗里的尿吗,你不是喜欢让人背,喜欢别人爬住地上让你当马骑吗,今天我们几个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我大声喊着:回去我告你爸,话还没说完,我又被踢了一脚,贞子姐说:你敢告,来咱们把他翻过来,这是我听见我姐姐的说话声:他要是真告了,我爸回去要揍我们的。原来她们都跑到这来了,我一听,就越发的使劲挣扎起来了,贞子姐说不要怕,有我呢,她们几个把我翻了个身,贞子姐一下骑到我的胸上,不知对谁说:「你们也骑上来,压住他」;我就感到有一个人一下骑在了我肚了上,一个骑在了我的腿上,我一动也不能动的被她们压在她们的屁股底下,我的手还没有被放开,她们到底有几个人呀,我感到有些怕了,我的头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几下(后来我才知道是贞子姐的鞋)贞子姐问道:「以后你还敢不敢再欺负人啦」我平时那里吃过这样的亏,就越发起劲的骂了起来,叫你骂叫你骂,贞子拿鞋子不断的打着我的头,一会不打了,我还以为她怕我了,就又得意起来了,突然,我的脸上湿了起来,一股腥味的水流了我满脸,还有嘴里,天哪这是尿,只听到贞子姐说你们也来吧,别忘了我们说好的,我就感到一股腥水又流到我的脸上了,不知道有几个人尿了,反正最后我头发湿的跟刚洗过头一样,贞子姐踢了我一脚,笑着问我:狗蛋,尿的味道好好不喝啊,让你也来喝一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往我们的碗里尿尿了,听见了吗,我真的怕了,真的大声的哭了起来,看见我真的哭了,其它的几个人都跑了,贞子姐最后只好把我从麻依袋里放了出来,她拿出一块糖,对我说:「狗蛋狗蛋别哭了,姐姐给你糖吃,听话啊,你回去不要跟你爸和我爸说,只要你听话,姐姐以后还给你好吃的」上学了,我的家里离学校很远,在学样里有来自各村的孩子,虽然我在家里比较霸道,但在众多的孩子面前,就没人让着你了,记得有一次放学,我和邻村的几个孩子为一块像皮打起来了,正当我被他们按着地下被他们拳打脚踢的时候,贞子姐来了,话不投机双方再一次打了起来,我没想到面对比她高大的孩子, 贞子姐三二下就把他们打跑了,虽然她也被踢了几脚,挨了几拳。看她打架的样子,我好崇拜,在回家路上我一次又一次的央求贞子姐教我打架的本事,贞子姐说:看你白长了个大个子,一点劲都没有,还想和我学打架,没门。我说我怎么没劲了,我可以抱起一块好大好大的石头,可以背起一袋好重好重的粮食呢,你不信咱们可以比一比。真的,贞子姐说你吹牛,我说我不吹牛你不信,回家我背给你看,贞子姐说:「不用了,咱俩现在就可以比,你先背我,我再背你,看咱俩谁的劲大」;行,那我就背你,我走到贞子姐前弯下了腰,背起贞子姐就走,没走多远,我就感到气上不来,汗也下来了,我小声的对贞子姐说:贞子姐咱们不比这个,比别的还不行吗;不行,贞子姐说:男子汉,说话就要算数;我又坚持背了她一段时间,就再也背不动了,我坐在地上不走了,贞子姐生气的骂道:你就这样还想和我学打架,你别想了;说完贞子姐扭头就走,我急忙爬起来追了过去,嘴里说着:我背你走不就行了,这次我一定把你背到家,而且以后天天背你上学,好姐姐你就教我吗,好不好?贞子姐停了不来,看着我说:这可是你说的,说话再不算数;谁就是小狗。我说我本来就叫狗蛋吗。这一次贞子姐手里拿了一根小棍了,我又背贞子姐上路了, 一边走,贞子姐一边挥舞着小棍子,嘴里喊着:驾,我的马儿快跑,狗蛋,以后你就天天做我的小马,姐姐教你打架,好不好。
  和贞子姐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愉快的,虽然每次我都上她的道,但我的身体在她的调教下,一天天的强壮起来,浑身的胖肉,变成了一块一块坚实的肌肉;学校的时光不知不觉的从身边悄悄流过,我长大了。而我和贞子姐的感情,在这些年里,一天比一天深,每天看不到她,心里就觉了缺少了什么似的。早晨,我总是起的很早,独自来到村边等贞子姐一同上学,我早就不用履行我儿时的誓言:背贞子姐上学下学了;可我却经常求贞子姐让我背她走,每次背着她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特别当她那已经凸出的胸部压在我的背上,心里更有一种甜甜的莫名的冲动。为了经常在一起, 我俩上学总是比别人走的早,下学比别人走的晚,而且走别人不经常走的小道、远路。
  微弱的晨光下,我看见贞子姐一拐一拐地走了过来,我急忙迎了过去,「贞子姐你的脚怎么了」「昨天晚在家不小心扭了一下」贞子姐小声的对我说着,我蹲下身子,双手轻轻的揍起她的脚,把她的脚放在了我嘴边,吻了一下那红肿的地方,我感到贞子姐的身体擅抖了一下,我站起身子望着比我已经低了一头的贞子姐说:「贞子姐让我背你走吧,这次你听我的好不好」说完我转过身,背起她就走,贞子姐问我:狗蛋,你真的这么喜欢背着我;我说:我喜欢,一辈子都愿意,就是给你做牛当马的我都愿意;贞子姐开心地说:真的一辈子都愿意,我说真的,谁骗你谁是小狗,贞子姐说你本来就是小狗吗;走了一段路后,突然贞子姐说:「狗蛋你把我放下来,你这样背着我,我不舒服」我放下贞子姐问到:「怎么不舒服了贞子姐」贞子笑着说:「不舒服就是不舒服吗,狗蛋,给我做牛当马你都愿意,这可是你说的」我说是我说的,男了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贞子姐又说:那好吧,你蹲下,转过身去;我顺从的转过身蹲了下去,贞子姐抬腿骑在了我的脖子上,你说愿意当我的马的,快跑我的马儿;我直起身子,双手抱住贞子姐的腿,快步向着学校的方向跑去,丢在身后的是贞子姐一串串的笑声。
  我突然迷恋给贞子姐当马骑的游戏了,她那丰满而充满魅力的臀部只在一坐在我肩上,她那两条修长双腿就会紧紧的夹着我的头和身子,我就会感到全身的发热,一股由下向上的冲动在我的心里流动。现在每天晚上,我都更积极的跑到我和贞子姐练功的地方,等待她的来临,贞子姐的父亲有一身好武功,她从她父亲那里学完后,都会偷偷的教给我,这是我们俩人的秘密,所以这多年来,没有人知道。等贞子姐来了后,我就会跑过去求她:「我的女主人,你的马儿在等你上马呢,请女主人上马」等我求够了,贞子姐才会用她那白白的小手朝地下一指,我就会高兴地蹲下身去,从后面把头伸进她叉开的又腿中间,让她舒舒服服的骑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我会站起来,围着场子里的空地跑上几圈,等我身上出汗了,贞子姐会坐在旁边一棵弯曲的树枝上看我练功,有时她会和我对练,刚开始失败的总是我,虽然后来惭惭的我能打过她,但却故意打不过她;因为每次被她打倒在地,她不是用脚踏在我的胸上就是骑在我的胸上用双腿使劲夹着我问我服不服,服了就好好的求她,她总是一脸严肃的对着被压在她跨下的我说:「你被我打败了,就应该服从于我,就是我的战浮,是我的奴隶,我是胜利者,是你的主人,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去干什么,现在你开始求我吧,等我高兴了就会让你起来的」我那美丽的贞子姐她那知道,我总是喜欢从这个角度看她和闻着她双腿间那少女特有的气味。这次还没有练完功,贞子姐就叫我停了下来,并问不知所措站在那里的我说:「狗蛋,你说马和狗是几条腿走路啊」我说:「贞子姐你活糊涂了,马和狗都是四条腿走路的」贞子姐说:「对呀可我的马和小狗却是两条腿走路的,你会四条腿走路吗」我听完呆住了,贞子姐说:「我说我的马儿和小儿不会四条腿走路吧」还没等她说完,我跪在地上,向坐在树杈上的贞子姐爬了过去,边爬边说:「谁说你的马儿不会四条腿走路,你四条腿走路的小马这不是来了吗「!贞子姐笑了,等爬到贞子姐的跟前,我才发现她光着两只脚,月光下,那两只白白的小脚尤如白玉一般。贞子姐说:「狗蛋,你和我学了这么多年的武功了,还没有真正拜过师呢,今天就正式拜师吧;首先要给师傅我嗑头,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嗑头啊」我连忙嗑着头,边嗑边说:「师傅在上,请接受徒儿一拜」我刚想抬起头来,贞子姐一脚踩在我的头上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说什么你就得绝对服从我,听见了吗,」我说:「听见了」贞子姐又说:「这为父吗,就是父亲的意思,可惜我是女的,你不能叫我爸爸,你也有妈妈了,干脆你以后就叫我主子吧,我叫你狗儿;狗儿,抬起头来看着我」我连忙抬起头来,看着贞子姐,心想今晚她是怎么了,虽然这样想,但我被又一种冲动支配着,希望着贞子姐继续下去,贞子姐对我说:「狗儿,你又是我的狗儿又是我的小马,今晚你是想先当主子的小狗还是想先当小马」「随你的便吧,反正你是主子,我是狗儿,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就是了」「啪」的一声,我的背上一种火辣辣的痛立即传遍了全身,我站起来刚想发火,就听见你「嗯」了一声,看见你那美丽的眼睛和严肃的表情,我的双腿一软,不由自主的又跪了下来,小心地陪着笑脸说:「听从主子的安排」;贞子姐说:「这还差不多,好吧,看在你那天那么喜欢亲我的脚的份上,今晚上你先做小狗吧,来,狗儿先给主子舔脚」我跪在地上,用双手揍起贞子姐那双雪白的小脚,把脸埋了进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我伸出舌头左一只右一只地舔着贞子姐的小脚,慢慢地我把她的脚指头放到了我的嘴里,用我的舌头使劲地舔着,一支、二支到后来我把她整整五个脚指头全部放在了我的嘴里,我努力地张大嘴,让她的脚在我的嘴里一进一出的,我用我的舌头在她每个脚指头缝之间游走,一下一下地舔着,贞子姐笑了:「果然比我们家养的那只狗舔的舒服多了,我的脚香不香啊,好不好吃!你快舔啊,快舔;」听见贞子姐的夸奖,我更加使劲的舔着,突然我的牙不小心划着贞子姐的脚背,贞子姐一下从我的嘴里把脚拨了出去;啪,啪我的背上又挨了几下,贞子姐发火了,我刚想站起不解释一下,就被贞子姐一脚踢翻在地,贞子姐努气冲冲的对我说:「谁让你起来了」我赶紧跪下说:「贞子姐,我****,」贞子姐又给了我一鞭子,「你叫我什么」这次我想都没想张口说道:「主子!刚才是奴才心切,让主子的脚吃苦了,求主子原谅奴才,奴才给您叩头了」说完,我真的磕起头来,我这段象电影又不象电影里的台词把我的贞子姐,不,现在应该是我的主子贞子姐给逗的哈哈大笑,笑完后,贞子姐对我说:「看在你小狗儿的可教的面上,爬过来吧,现在我想骑小马了,看看是骑我养的这头会说话的小马舒不舒服」;以前贞子姐把我当马骑的时候,我是两条腿走,现在我却得跪下,四肢并用的爬起来,屁股不停的的挨着鞭子的抽打,嘴里含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握在骑在我背上的主子贞子姐的手里,有时还要学马叫,才能我那美丽的主子贞子姐高兴,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看待,而我却偏偏疯狂的喜欢上的这个游戏,那天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我的小弟弟直直的树起了老高,直到一股液体喷发出来,我才甜甜的进入了梦香。   凡事有一必有二,自从那次我被我的主子贞子姐当了一回四肢并用的小马后,我就经常被她这样骑着,又有时,她会让我盘腿坐在地上,她骑坐在我的的脖子上,我双手揍着她的脚,用我的嘴和舌头去舔、去亲她的脚,她一动也不动地骑在我的脖子上,有时看书,有时吃瓜子,我曾问过她,在我爬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看书呢,她说那样就感觉不到你爬的乐趣了;这就是我那美丽的主子贞子姐。现在我可有事可干了,每天早晨,我早早的来的村头等她,她来后,我会跪下来说,请主子上马;她会毫不客气骑在的我的脖子上;晚上,我一会是小狗儿给她舔脚,一会是四肢爬行的马;为了增加我腿上的功力,她又想出一个新的方法,就是骑在我的脖子上,我站在原地,蹲下再站起来,为了增加我的胸部的肌肉,在我坐俯卧撑的时候,她会坐在我的背上,增加我训练的难度,不要以为我们光是玩, 我的武功和学习可一天都没放下。放学后,我和贞子姐一同到她家去作作业,贞子姐的学习很好,作业也做了很快,每次都是她先作完,再等我作完后检查我的作业,因为她比我高一个年级,做我的老师,还是没问题的,以前我的作业做对了,贞子姐总是表扬我,现在却不同的,作业作对了,主子奖励小狗子舔左脚舔右脚,没作对,不许舔,可我是真的很喜欢舔她那双美丽的小脚啊;为了能舔她到贞子姐的脚,我总是拚命认真地完成作业,她总是高高的坐在我的对面,把两只洁白如玉的小脚踏在桌子上看我作作业,而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她微微分开的又腿中间那有时花色的、有时是红色的小三角裤头,每每看到那个部位,我都会发呆,真想闻一闻那里少女特别的气味,亲一亲,舔一舔那个小洞洞。其实贞子姐早就知道我在干什么了,但她就是不说,等到作业完成了,她才抓住我问我刚才那双眼睛在瞎看什么,我却不敢说,越是这样贞子姐就越不放过我,直到我最后告饶趴在地上,她骑在我的背上,我快快的爬上几圈才算放过我,等她父亲快回来的时候,我就先走了,贞子姐没有母亲,她的母亲因生她难产死了,她父亲怕娶一个后妈亏待了她,所以一直都没再娶。
  如果不时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我和贞子姐的关系也许就会永远停留在此,那场大雨,彻底改变了我和贞子姐之间的关系。
  那天放学后,我俩走的很晚,贞子姐骑在我脖子上和我开着玩笑,突然下雨了,雨下的很大,很快我俩的身上就被淋透了,因为我和贞子姐上下学走的都是别人不愿走的小路,而且又绕远,这条路上几乎就没有人走,我俩在雨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贞子姐对我说,我知道前面有一个山洞,咱们快到那去躲雨吧;进了山洞,里面的很暗,贞子姐好象对这里很熟,她拉着我的手,一直往里走,到了里面贞子姐点一盏风灯,我很吃惊的看着她,她笑着对我说:这里是我的一个小天地,别这样看着我,如果我告诉你了,就不叫我自己的小天地了,来咱们坐下;我一看,里面有一块台阶,面积不大,刚好高出地面一截子,上面辅着厚厚的一层麦草,贞子姐坐在里面,身子倚着,我坐在她的脚下,借着灯光,看着那被湿湿的衣服紧裹的身子,心跳顿时加快了,呼吸也急促了,在这静静的空间里,我的呼吸声听起来却极大,贞子姐踢了我一脚说,小狗儿,你干什么呢;我急忙回答到:我没,我没干什么;贞子姐看着我说好:好吧,你没干什么,刚才我的脚走累了,那你现在就给我舔脚吧,说完贞子姐的脚抬起来,伸到了我的嘴边,我揍起那双我的舌头熟的不能再熟的双脚,嘴里立即说道:「主子,奴才知道了」;我舔着那双沾雨水的双脚,舌尖反复在贞子姐的脚背、脚底心和脚指头上划动,一会儿,贞子姐站起身子来对我说:把脸转过去,我转过了身子听到后面极小的声音,一只雪白的小脚从后面伸到我的眼前,慢慢地它移到了脸边,紧贴着我的脸,那只脚又慢慢的往上、往回使劲,我的身子的顺着这劲力量转了过去。
  天啊!贞子姐把所有的衣服、所有所有的衣服都脱光了,我感到我的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女神,象是仙女下凡,我惊呆了,我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贞子姐看着我的样子满意地笑了。
  贞子姐说:来吧,我的马儿,主人现在想骑小马了,我飞快的趴下爬了过去,把身子钻进贞子姐叉开的双腿中,嘴里一边学着马叫一边对对贞子姐说:「主子请您上马,您的小马来了」贞子姐一屁服骑在我的背上,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我只好扬起了头,她的另一支手在我的屁肢上使用拍了一掌,嘴里响亮的说了声:驾!我驮着我的主子贞子姐,飞快地爬着,嘴里不停地学着马叫,爬着爬着,我感到我的头发一紧,头皮都发痛,我停了下来问到:怎么了我的主子,难到您不开心还是奴才做错了什么,只要能让主子开心,您怎么惩奴才都行;贞子姐说:狗奴才,你这身湿衣服让我不舒服了;说完我的主子站了起来,我急忙向后爬了几步,飞快地脱下身上所有衣服,又爬进她依然叉开的双腿里小心地说:「主子,请您上马吧,这次您的小马干净了」我不知爬了多长的时间,到最后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贞子姐这才把我的头发往回拉了一把,我顺着她手使劲的方向,爬了回去,贞子姐坐在那里,我就跪爬在她的面前,她的两脚踩在我的头上不停的揉着我的头。
  外面的雨还在下,我的心却比外面的天还要乱,蒙蒙胧胧之中,好似上天注定今天将要发生的一切。
  贞子姐用脚勾起了我的头,双腿放在我的肩上紧紧地夹着我的头,轻声地问我:「你说贞子姐漂亮不漂亮」我说:「贞子姐你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我愿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你天天做我的主子,我愿天天为你舔脚,天天让你骑小马,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你天天骂我、打我,我都愿意」; 贞子姐轻轻地拍了拍我头说:「你啊!真是一个傻孩子,我这样对你,你都不烦吗」;我感到夹着我的头的贞子姐的双腿慢慢的松开了,我发誓似的对贞子姐说:「我不烦,我真的喜欢你这样对我,我愿一辈子做你的马、做你的牛、做你的小狗,这辈子下辈子都不烦」贞子姐双手揍着我的头笑着说:「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小狗子,刚才主子的腿不知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现在痒的不得了,你给主子舔一舔好不好」我忙回答到:只要主子命令就行了,不用问奴才行不行,在那里呢;我的头朝前伸了伸,贞子姐双手抓住了我的头发,由轻到重,由慢到快,一下就把我的头按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她的上身向后倒下,双脚踩在了我的肩上,双手把我的头在她那里一压一拉地反复移动着,我的脸深深地埋在她的的两腿正中央,我的鼻子好象被两片张开的嘴唇轻轻地包裹着,而从那个「嘴」里流出来的带着一丝丝甜味的液体糊了我满脸、满嘴,我大口大口地把那些流到我嘴里的,对我来说象蜜一样的、充满少女体内芳香的液体咽到肚子里,我伸出舌头,在那拚命的亲着、舔着,生怕漏掉每一寸肌肤,我的舌头象一块吸水的海棉,在反复轻揉地擦着,吸收着那象小溪一样源源不断流出的蜜汁;一会又象一个探头一样,在那张开的小穴里一出一进,出来时,舔着、吸着那两片美丽的唇,进去后,在那里灵巧地翻滚着、旋转着,此时我恨不能我的舌头长得再长一些、再长一些,直到能舔到那美丽的花心,我想了多少次,梦里梦到多少回的事,今天终于成为现实了。在我舌头不断的努力下,贞子姐终于兴奋的叫出声了,而我早就泄了。
  乡间的夜是宁静的,我独自一个人走在田间的小路上。自从上次发生那件事后,贞子姐好几天没有见我了,今天,贞子姐约我晚上到她家地里的小棚子里等她,她说有事找我。
  进了棚子,我看见贞子姐一只脚踏在床上,一只脚站在地上,一言不发,我不知所措的的站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她也不知声,我想我应该先说些什么,想到这,我的双腿一软,跪了下来,我向前爬了几步,跪在贞子姐的脚下,双手捧着她站在地上的那只脚,飞快的亲吻着,「主子,奴才给您请安了,不知今晚主子叫奴才来有何事」我讨好地问着贞子姐,贞子恨恨地说:「有什么事,你个狗奴才的狗牙,把我那个地方都给咬肿了,害的我痛了好几天,看我几晚怎么收拾你」我得寸进尺的说:「我看看在那里肿了」贞子姐撩起了裙子,里面什么也没穿,我把脸赶紧贴了上去,用我的舌头小心在那里舔着,贞子姐一手抓住了我的头发,使劲的往外一拉,我感到的我的头发都快被扯掉了,贞子姐反手就给了我了一巴掌,我的脸立即火辣辣的痛了起来。「狗奴才,没有主子话,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教养,看来我不得从头调教调教你」;我被贞子姐一脚踢翻在地,我看见她从床上那起了一根鞭子,听见她对我说:「首先,对我说话你要说请主子,回答时要说是主子,没有主子的命令,你什么都不能做,要是做不到,别怪我手里的鞭子」我连忙回答:「是,主子,奴才听到了」「那么好吧,今天我先给你上第一课,形体训练,来,你盘腿坐下」;我盘腿坐下好,我的主子贞子姐盘腿骑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用双手捧着她的双脚低下头用嘴吻着、用舌头亲着,她说这叫「观音坐莲」她又让我把头放在床边上,我的身体却坐在地上仰面向后,她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双脚放在我的肚子上,说这叫「太师椅」我面朝上躺在地上,她蹲坐在我的脸上,用她那美丽的嫩嫩的小穴对着我的嘴,说这叫「嘴对嘴」;我真不知她从那里想到了这么多奇怪的名词,那一晚上,我被贞子姐尽兴的玩弄着,只到很晚很晚******我和贞子姐的关系从此有了很大的改变,她是我的主子,而我是她的奴隶, 特别是我,面对着我那美丽的贞子姐,真恨不能一口把她吃到肚子里,让她完完全全的熔化在我的身体里,我真希望我会变,在白天的时候变的小小的,钻进她两腿中间那诱人的小穴里,尽情的在那舔食着, 吸吮着,让她从此不用厕所,我会把她的一切都吞到我的肚子里,在晚上,我又会变回原样,在她的身边,尽心尽力的侍候她,亲吻她的全身,把脸埋在她两腿中间,在我舌头温柔的服务下,让她甜蜜的舒舒服服的进入梦香,而我更希望有一天她能做我的婆娘,这样我就可以一生一世的拥有这个美丽的主子。
  有一天晚上,我和贞子姐躺在地头小棚子里的床上,相拥着说着悄悄话,一会扯着学校里男女学生的小道消息,一会扯着村里的花边新闻, 忽然贞子姐翻身骑在我的身子上,俯下身子亲了我一下说:我给你讲个故事,是真事,你不许我别人说,贞子姐身子向后一仰,靠着我弯起的腿上,两只脚放在我的嘴上,我伸出了舌头一边舔着她的脚心,一边听着她给我讲她亲眼看到的一个故事,她问我知道不知道那个从外村来的还没生过孩子的姓李的一家子,我说我知道,而且李家的小媳妇被村子里的男爷们公认为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媳妇,话还没说完,我的脸就被贞子姐的脚重重的踩了一下,我马上收住的话,专心地舔着贞子姐的小脚,贞子姐接着说:有一次我刚好路过她家,看见村长贼头贼脑地溜进了她的家,我从后院也悄悄地进她的家,我蹲在窗子下面就听见村长对李家媳妇说:你们当家的在地里脱了裤子,抱着个驴腚使劲的「操」是不是他不中用,还是我这个村长来邦你泻一下火,如果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在全村的大会上把这事给你说出去,看你李家的媳妇有脸往拿放,说完村长抱着李家媳妇脱李家媳妇的裤子,李家媳妇对村长说:今天不行,我那个了,再说我们家里的也快回来了,等后天晌午他下地了你再来,好不好,那天我先早早地在她家院子里躲了起来,等村长来了,我又躲在窗子下面,看到了一出谁也想不到的好戏,村长进屋后就要脱李家媳妇的脱子,你家媳妇却对村长说:先别急,你要是想上我,就得先亲我那里三下,我看见李家媳妇用手指着她的裤裆,村长跪在李家媳妇的脚下,李家媳妇脱下裤子叉开双腿把村长的头紧紧按在她的私处,我听到村长亲的吱吱有声,李家媳妇用手抓住村长的头发往后一使劲,村长就变成张开大嘴仰面向上了,从李家媳妇叉开的双腿处,一股液体从向上向下,灌了村长满嘴满脸都是,那是李家媳妇的一泡尿,李家媳妇尿完尿后,提上裤子,对着不知所措的村长说:「这下咱们扯平了,你出去说吧,你要是说了,我就把你堂堂一个大村长喝人家媳妇的尿,亲人家媳妇的腚也说出去,到底要看看谁的脸没地方放,你说李家媳妇聪明不聪明,村长没占着便宜,还给人家白当了一回尿壶」我在贞子姐的脚下面,悄悄地说:「我早就当过你的尿壶了」贞子姐一下坐了起来,给了我一巴掌,「你胡说什么」我说:「我没胡说,我小时候就给你当过尿壶了,难道你不记得了」贞子姐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说:「这是你活该,谁让你小时候不干好事的,我的尿好不好喝」;我说:那么长的时间了,我早就忘了你的尿的味道了,不过我还想喝。
  贞子姐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我躺在她的两脚之间,她脱掉了裤子,骑在我的脸上,低头看着我说「狗奴才,主子今天让你一辈子记着主子的味道,把嘴张大」;我赶紧张开嘴,用嘴包裹住她的私处,一股温热的尿水从上倾洒而下,我大口大口的将贞子姐赐给我的如美酒般的尿水拚命吞下,当我还陶醉在尿水的温热时,贞子姐尿完了,她对我命令道:「用你的舌头将我的下面舔干净」 我忙伸出舌头将贞子姐私处上的尿液舔干净,贞子姐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用她美丽的穴对着我的嘴、我的脸旋转着、压挤着,我感到我的鼻子深深嵌进她那张开的阴唇里。贞子姐对我说道:「舒服吧,让我来给你洗洗脸,」我全力的将我的舌头伸的长长的,在那如花心般嫩嫩的小穴里翻卷着,在我舌头的努力下,我的主子骑在我的头欢快地哼起了「小曲」我的脸被她那美丽的屁股挤压的变了形,我的小东西将我的裤子顶了起来,我全身血液沸腾,我的舌头象装了电机一样,飞速的地运动着,从主子那小穴里流出的爱液灌了我满嘴,我一次又一次将这些甜蜜的水水吞到肚里。我的主子许久才从这极度的兴奋之中平静下来,她的身子向后仰去,我曲卷起双腿让她舒服的靠着,而她的屁股却顶着我的下巴,不一会又一股尿液从她那里泻了出来,流了我满脸、满嘴。   从这后,我就成了主子的活动厕所,在上学的路上,我回家的路上,只要主子一声命令,我会毫不犹豫地献出的我嘴和舌头,更多的时候,我的主子把尿都留到了晚上,如果她要是不急,我先做她的小狗舔她的脚,然后做她的小马,现在做小马,不象以前,她专门准备了一专绳子,套在我的嘴上,还有一付小马蹬子,吊在我的脖子上,我的主子说这样她的脚会放得更舒服些,而又不会影响我的爬行,等她玩累了,就会骑在我的脸上,把她一天的尿全部尿到我的嘴里,而我的肚子也会被这一大泡尿撑得鼓鼓的,我的主子现在也不是一次把尿就尿完,她会掌握尿尿的快、慢,一会尿上一大股,听我大口大口的把尿咽下去,一会细如小溪,缓缓的流到我的嘴里,就象快灌满一壶水时的响声一样,她说她最爱听的就是这个声音,每次尿完后,主子就让我跪在她叉开的双腿下,用舌头把她的大小阴唇一点点的舔干。还有几次,她让我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抓住一根横的杆子,她就叉开双腿坐在我的双臂上,让我用嘴含着她的私处,主子是有一点没一点的尿着,我还得小心地吸着、吮着她的小穴,看能不能吸出她的尿来,而且还不能把她吮痛了,她说这是考验我的嘴功如何。然而,贞子姐却不让我吃她的大便,但她有时也会故意的在我眼前放一块糖在她的屁眼里,让我去吃,只要是这样,我就发现在她那如花瓣一样美丽的屁眼上留有一些发干的大便,我知道她这一定是故意的,每次我都认真的先用口水将已经有点发干的大便舔湿,再一点一点小心地咽下肚里,我会非常仔细地如花蕊一般的地方舔上很久,把糖吸到嘴里,然后舌头会向那深处探去,去发掘那本来就属于我的,可却怎么也得不到宝贝。
  这个令我疯狂执爱的游戏,随着贞子姐考上大学而结束了,她走的前一天,我和她相约来到她私人的小天地?那个小山洞里,我俩带着酒,带着小菜,共同庆祝她的节日。我伤感地说:「贞子姐,你走了,我就没的主子了,我想你怎么办」贞子姐说:「小狗儿,这还不好办吗」贞子姐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套在我的头上说:「你想我了,就亲一亲她,把它天天顶在头上,不就行了吗」我说:「可我见不到你人,还是要想你的」贞子姐说:「你好好学,明年也考上我上的大学,咱们不又能在一起了吗」我点了点头。望着美丽的贞子姐,我的心里很难受。
  这一分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忍不住内心一阵阵的冲动,我站起来,走到贞子姐的面前跪下,抱着她的双腿说:「主子,让奴才今晚上好好的再侍候你一次吧,我在地上趴好,把自己的身子尽最大的能力放的平平的,贞子姐侧腿骑在了我的背上,我学着马叫,在地上飞快地爬着,仿佛要把今年几年的时光,在今晚上全部浓缩。我跪在主子的脚下,双手揍着主子脚,从上到下,从前到后,每一个脚指,每一个脚缝,仔细地舔着、亲着,含在嘴里吮着,贞子姐把酒倒在她的脚背上,倒在她双腿中间,我在她的脚下,欢快地爬着,时而把头埋在两腿中间,如蜜峰采蜜一般吮着那里的芳香,时而把她夹在脚指缝里的菜吃下。
  我们都醉了,酒精控制了我们的大脑,燃烧着两颗年轻的心。贞子姐把吃到嘴里的菜吐到我张开的嘴里,然后骑在我的脸上往我的嘴里尿上一些尿,我大口大口地吃着,经过她肚子里的酒,我感到更有一番滋味。贞子姐最后骑在的我脸上说:狗儿,你不是想要吗,今晚我全部都给你,你还不快谢恩。我用双手托着贞子姐的屁股说:「谢主龙恩」一大股尿液从天而下, 我张大嘴全部接了下来,贞子姐向前移动了一下身体,把屁眼对准了我的嘴,从那如花瓣一样美丽的屁眼里,一条金色的大便落到了我的嘴里,塞的我嘴里满满的,还没等我咽下去,又一股尿液尿到了我的嘴里,嘴里大便伴着尿水成了半液体状,我使劲的才将些发苦的大便和尿液咽了下去,但更多更长的大便又塞了我满嘴。
  那天晚上,贞子姐不仅给了我她以前从没给我的大便,而且还用嘴含住着了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引导下,将我的「小弟弟」放进了她的体内,我成了真正的男人,她也了真正的小妇人,最后,我跪在贞子姐面前,向她发誓:「你永远是我的主子,今生、来世的主子,我永远是你的小狗子,是你的奴才」贞子姐也发誓说:「等着我,我会回来做你美丽的新娘,做你一生一世的主子」发榜了,看着同学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就知道谁考上了,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落榜了***我独自一人来到和贞子姐相会的地方,昔日的欢声笑语,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可人以非昨日之人,贞子姐今天的假期没有回来,在我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家里人知道我没考上,我不愿面对他们的脸,他们还真不如大骂我一顿,我的心里可能会更好受些。在家里躲了几个星期之后,我终于做出了我的决定? 到大城市里,那里我一样能生活,我一样可以从新开始,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只要不面对家里的一切。
  给家里人留了个条子,带上几件衣服,怀里只有几个大钱,我上路,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等我混出个样子来,我再回来,让你们看一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真想贞子姐,去她念书的城市,可见了她以后,我该如何说,说我没考上,也不想复读,我没有忘记我的诺言,可我实在是想她,想见她的思想压倒了一切,扒货车,逃票、搭顺风车,我不顾一切向着我心中的目标迈进***下了车,我吃了一大惊,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太多了,出了站门,不知向什么方向走,望着人来人往的景象,真不知该怎么办,问了几个过路的人,人家看了看我,抬手一指,也就匆匆而去,问了几个人,得到了几个方向,这些大城市的人,无奈!只好先吃些饭,吃完后,虑心的向人家请教;沿着指路的方向,我迈开步子,大步向前走去,但这里的路口太多了,多的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等到了贞子姐所上的大学时,已经是夜晚了,想到就要见到贞子姐了,心里激动万分,却没想到让一个把大门的把我拦在的门外,看到我满脸的疲倦,他一点都不客气,我说了本天,告诉他我到这里是找人的,她是我的姐姐,可我就是说破了天,他就是不让我进去,还说:「学生都放假了,这里没有人了」可我明明看见刚才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进去,没办法,只好在一边等了,说不定在这里我可以见到贞子姐。
  夜深了,我还是没有见到贞子姐,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一口水与没有,我有些失望了,不知明白会怎么样,明天会不会见到我的贞子姐。
  天亮了,我睁开双眼,望着这从睡梦中醒来的城市,人群还是那样的匆匆忙忙,此时的我才感到是那么的无助,那样的孤独,昨天晚上,我靠在校门口的一颗大树上,度过了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夜晚,我又来到校门口,这次看大门的换了一个老人家,我虑心地向前问老人家好,并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老人家友好的看着我,认真的听我讲完后,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告诉我一句令我失望到极点的话:「你来找的人,放假走了,还没有回来」我不甘心的问:「可她没有回家啊!」老人家告诉我:「现在的大学生放假不回家的多的事,他们不是结伙旅游,就是到社会上打工,你还是打道回家吧!」再一次迈开脚步走在这个城市宽广的马路上,我的脚步变的沉重了许多,没有钱,没地方住,我该到什么地方,回家、从家里出来,我就没打算回去。天黑了,在这个城市里我毫无目的的走了一天,我也不知道此时的我在什么地方,家里现在肯定会发了疯似的到处找我,他们怎么会此时此地的我会到了这种地步,饿,饿的我两眼发黑,「人是铁,饮是钢」可我到什么地方去找吃的呢,伸手去要,现在你想找人要,都没有地方去要,这个该死的大城市。
  天又亮了,二天没吃东西的我,肚子仅有的就是凉水,喝多了凉水,白天上厕所都是问题,我不敢再喝那么多水了,可肚子的问题解决不了,总不能让它一直空下去。走着走着,空气中飘来一股饭香,太诱人,仿佛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闻的气味了,我不顾一切的向着那个方向,越走越快,最后,我几乎是奔跑起来。那是一家不大的小饭馆,里面不多的几个客人在吃着早餐,我拚命地咽下口水,一个长不算漂亮的女孩子飞快给客人们端着饭菜,这时的她对我来说,是人间最美的天使,是人间最最漂亮的人,我站在窗外,脸压在玻璃上,讨好地向她笑着,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并得到她的好感,我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她给给我一点吃的,那怕是客人吃剩下的也好,终于她看见我了,我不知道当时的我笑的是一个什么样子,我只知道我的笑并没有给她带来好感,她用手指着我,嘴里说着什么,我想那一定是在骂我,可我的肚子使我没有在意她的指指点点,我的眼睛在屋子里飞快的搜索着,我看见了,〈见了一个带着小女孩的妇女离开的饭桌,而那个小女孩的碗里还有许多没吃完的饭,我不顾一切、忘记了所有,飞快地冲了进去,端起饭碗就往嘴里到,还没等我吃完,我的背上就结结实实的被人打了一棍子,我转过头,原来是那位刚才被我认为是世上最美的那个女孩子,她手里握着一把棍子,她那张原来就不算漂亮的脸此时已变的更加弯曲,她张嘴破口大骂:「滚出去,你个臭要饭的,快滚出去」说完她挥到手里的棍子,向我腿上打来;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那家饭馆,泪水在我的眼里直打转,身上腿上火辣辣地痛,可我的心却比这更痛。
  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要饭」别人骂我是要饭的,看见要饭的真的能讨到钱,我为什么不能去要饭,不偷、不抢,要几天饭,度过这几天,等贞子姐回来了,一切的一切就好办了。
  要饭,真不是个滋味,男子汉的自尊心让我张不开嘴,跪在我旁边瞎子前面的破碗里,不时有路过的人扔下几个钱,瞎子拉着哭腔,向来来往往的人说着他的伤心家史。呵!原来我的眼前少一个破碗,别人如何知道你是一个要饭的,可我到那里去找一个破碗来,我动了心思,反正瞎子你也看不到,我把你的破碗拿过来,当我伸手还没碰到那个碗时,瞎子一声:「干什么,想明抢吗?」我的吃惊不亚于那突来的一声,我呆呆地望着他,他严肃地对我说:「看什么,你在这呆了半天了,就是因为盯上我的几个钱,不要以为我真的瞎了,看不见」「原来你不是瞎子,你是装的,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瞎子,还有你的家史,难道都是假的」就在我俩争争吵吵的时候,我的面前站着三个女孩子,兴趣很高的看着我俩的争吵, 最后一个女孩说话了:「现在连瞎子都是假的,还有你,那么大一个小伙子,不靠自己的本事和体力吃饭,跑到这求人家的同情来了,有谁会同情你这么大一个健降康的活人,真不要脸」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脑子里一片空的,旁边的瞎子趁机对我说:「我上岁数了,不能和你这个年青人比,给你几个钱,你走吧,别浪费了我的时间」第一份工作没干上几个小时,我又失业了,连饭要都要不上,我还能干什么,我第一次对自己产生的动摇,走在陌生的城市,这么大的一个城市,真的没有我一个容身之处吗?不挣气的肚子饿了,这次往前走了快心都没有了,反正不知道自己去什么地方,何苦还要走,走到哪里是一个头,我坐在墙角下,望着前面不远处立着的几个大桶,那里面有几个镘头,飘浮在上面,我心想城里的人就是怪,连倒剩饭剩菜都有专用的桶,经不住那几个馒头的诱惑,看看左右没人,我几步上前,抓起个馒头就跑,边跑边吃,还生怕别人看见,就在我胡思乱想时,我遇到了他,那个帮我在这个城市站住角的人,如果当初不是他,不知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也不知当初的我又会是什么结局,「慢点,慢点,看着道,」我吓了一跳,「走开,说你呢」多么熟悉的乡音啊!我立即止住脚步,抬头看着前面的人,他骑着一辆三轮车,坐在车上吃惊的望着我,望着我的脸和我的手,更确切的说是我手上的那个馒头,我朝边上站了站,他就从我面过去,我看见他的三轮车拉着几个水桶,上面飘浮着几个和我手里拿着的一样的馒头,「大叔****,」我的眼泪此时再也止不住了,他回过头来望着我,我几步上前,拉着他的手,双腿一软,跪在了他的面前,他赶忙下车,一把把我拉了起来,我含着泪水,伴着哭声,向他讲述了我来这个城市的目的和这几天的经历,最后,我求他把车上拉着的桶里的馒头给我带走,他说:「咱们是老乡,你家里的大人怎么让你一个跑出来了,再说了这馒头不能吃了,吃了会得病的」在他努力的帮助下,我进了他所在的大酒店,在厨房里上班,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洗碗、洗菜、打扫卫生,几个星期后,我又来到贞子姐上学的地方,得到的最后回答是:她因为生病,本人办理了休学手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时间过的真快,来到这个城市,转眼快一年了,这一年来,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从厨房调到餐饮部,又从餐饮部调到客房部,不仅仅因为我的努力,更主要的是我有一张不错的脸。在客房部里工作,接触的人更多了,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些有钱的人,他们穿着华丽,出手千金,他们的一举一动,在无形之间改变着我的观念,改变着我的思想,那些老先生带着和他们的女儿、甚至孙女一样大的女孩子共用一个套房,更有的老妇人带着年青的小伙同吃同住。
  然而,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落入别人设计好的圈套里,那天我照常去收拾客房,我负责的这个房间里前几天入住了一位外国来的老太太,老太太看似很慈祥,每次我去打扫卫生时,她都会轻轻的拍着我的肩,用中国话亲切的说:「谢谢你了,辛苦你了。」但这次我就没那么幸运了;这套房间很大,有2个卧房,1个书房,还有1个很大的会客厅,我敲敲门得到肯定后,进了房间,打扫完其它房间后,我来到的卧房,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我抱起换下的被单刚想离开,老太太一声惊问扑到我的脚下,我吃惊的看着老太太和我的脚下,一块金色的手表,但它已经变成了好几片,散落在我的脚下,我的脑子「轰」的一下子就大了,老太太一把抓住我:「为什么要打破我的手表,这只手表是我最珍贵的礼物,找你们的经理来;」找经理来,这里还会要我吗,我一急话都不会说了,在这个大城市找到这份工作是多么不易,我吓的口齿不清的对她做着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看见,是我不小心,我给您赔,」「赔!你能赔得起吗?这是一块金表,里面襄有钻石,你说怎么办?」老太太手举着那只表在我眼前。我小心地对她说:「求您不要告诉我们经理,那样我会失去这份工作,还是您说怎么办吧,」老太太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让我想一想,这样吧,你晚上到我的房间里来,我再告诉你,但是你一定不能跑了,」我说:「我不会跑的,晚上我当班,我一定会来的,真的很对不起您,我不是故意要打破您的东西,向你道谦,真的对不起。」出了门,我心里的火别提有多大了,我怎么也想不通,明明我看见床单上没有东西,这表是那里冒出来的,再说了,地上辅着地毯表怎么会摔破呢,我上当了,对!我应该找她去评理,可事实是表烂了,闹到经理那里,谁会替我说话呢?怀着不安的心情,我等到了晚上,这一天对我来说好象一年、十年一样漫长。
  晚上,我来到她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开门,我明明看见她在房间里,也许她休息了,反反复复来了几次,都没开门,我的心里更加紧张了,真不知她要干什么?看看墙上的电子钟,已经1点了,就在这时我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她,她我过去。我不敢不去,敲敲门,得到允许我进了她的房间,她坐在沙发上,我小心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看着我说:「我想过了,表打破了,再也修不好了,虽然我很心痛,可有什么用,就不用你赔了,」我心里一阵狂喜,感激泪水从我眼里流了出来,她接着说:「我一个在这里每天都很累,需要有一个人能照顾我,你就来照顾我吧,我也知道你很忙,每天晚上你还是有时间的,所以我等到现在才给你打电话,你同意不同意,」我感谢她都来不及呢,那还有不答应的道理,她见我同意了,就又对我说:「我今天走了一天的路,脚有些痛,身子也酸酸的,你邦我按摩一下,」她躺在了长沙发上,我赶紧上前那出我浑身的解数邦她按摩起来,肩部、背部、腰上、腿上,不一会功夫我身上的汗水就下来了,她翻身坐了起来,对我说:「我的脚也很累,你邦我按摩按摩脚吧,」我看着她的脚,她的脚踩在地上,却没有抬起来的意思,我不解地看着她,还没等我发话,她就严历的说:「你不能让我举着脚吧,你就不会跪下吗。」我想反正不让赔她的表,不告诉我们经理,跪就跪下吧,我跪在了她的脚下,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一只脚,另一只手在她的脚心处轻轻按摩着,谁知她的另一脚抬起来放在了我的肩上,我刚往旁边挪一挪,她的脚使劲压住了我,我没敢再动,她的脚在我的脸上来回的转动着,我的心越跳越快,怕出现意外,还好,她一会就收回了双脚对我说:「你帮我调好洗澡水,我想洗澡,」我冲进浴室,飞快地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对还坐在沙发的她的说:「水调好的,请您用吧,」她站起身来说:「你就这里等我一会,」
  说完她拿着一个包,走进了浴室,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象有人在打鼓,我口干的要命,就想喝水,听着浴室断断续续传出的声音,心想不知她还有什么点子,我想离去,但又不敢,越想我心里越急,越想我就越恨,可我又不知根谁发火,只想今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她赶快走,以后再也别来,「你能进来帮帮我吗?」听到他在叫我,我十分不情愿的来到了浴室的门口,她再次说:「进来吧!」我推开留有一条缝的门,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过来吧,来帮我,」她的手里拿着一条浴巾,我慢慢地走到浴盆前,接过了她手里的浴巾,她的手拉着我的手,「帮我站起来,」我伸手一拉,她从浴盆里站了起来,我吃惊望着眼前,一个老女人的裸体,乳房很大,轻轻垮垮地贴在前胸,肚子上的肉很多,象一口倒扣着的小锅,双腿上有许多毛,我感到很胃里的东西一个劲的向上翻,她却问我:「怎么,难道我不美吗,我不漂亮吗?」我连忙回答她:「您很美,也很漂亮;」「那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我拿起浴巾,小心地给她擦着身体,她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踩在浴盆的边上,我蹲下身子,擦着她腿上、脚上的水珠,擦完后,我小心地望着她,看我擦完后,她对我说:「扶我到卧室,」我小心地扶着她来到了卧室,让她坐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帮她放到床上,等她躺好后,我拉开被子准备给她盖好后好离开这里,谁知她双手一下子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拉到了她的怀里,我毫无准备,一下扑到在她的身上,我的头埋在她松垮的双乳之间,一股味到强烈的冲击着的我鼻子,那味道好难闻,我拚命地从她身上挣脱出来,对她说:「请不要这样,如果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会被开除的,而且你的岁数足可能当的我奶奶了,」我不知她是否听懂了我的话没有,她努气冲冲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你不想了吗,你来的时候是怎么答应我的,」〈她发努的样子,我心里感到不安,也很怕,她站起来,走进浴室,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小型的手提摄像机,她让我看了那里的东西,「天啊!」她把刚才的事都拍进了机子里,她对我说:「我会拿着它去找你的经理,你去和他们解释吧,」当时,杀了她的心我都,可我不敢,我跪在她的面前,一个裸体的老妇人面前,低声下气的求她放过我,她说:「只要你听我的话,按我的要求去做,我会原谅你的,」最后,我不得不按她的要求去做,满足了她的性。
  回到我的房间里,我伤心地躲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可我又能和谁说呢?我不愿丢掉我的工作,最关健的是:根本无法说。每天晚上后半夜我都得去她那里,用我男性的身心去服侍她,而她对我的虐待也一天天的变化,在她的眼里我就是她的一个工具,一个能满足她任何想法和性的工具。
  我跪在地上,她的两只脚放在我的肩上,她对我说:「你该高兴了,明天我要回家了」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狂喜,我终于可以摆脱她了,我的苦日了终于到头了,「今天晚上你要好好的按我的要求去做,否则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听完她的话,我心里又一阵担心,只怕她临走时,将我打碎她的表的事告诉我的经理,这几天我不白受了苦了吗,反正前几天已经受了不少受,何必为最后一天根她过不去,就按她的要求去做吧,我向她点了点头。看着我点头表示同意,她见我同意,就从我的肩上拿下双脚,对我说:「趴在地上跪好,」我按她的要求趴在地上跪好,眼睛不敢看她,心里在想着她要做干什么,她拿起了一根短绳,将一头放在我的嘴里,另一头在她的手里,我猜想着她的意思,让我象狗一样的在地上跟着她爬,别不会是让我当她的马吧,她妈的!被一个老太太骑在屁股下,那就惨到家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在地上走动了,果然她要让我像狗一样的跟在她的后边爬,她把我牵到卧室,她坐在床边上,看着跪在地上的我,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强行按在了她的两腿之间,一股次鼻的骚味夹着她身上的体臭,我差一点呕吐出来,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心情,按照她的要求为她口交,我努力强迫自己,就当她是我的贞子姐,好不好,可我欺骗不了自己,贞子姐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是我心中的神,眼前的她是什么,在我的努力下,她开始惭惭进入了状态,两腿之间,一股股液体也越来越多,当我男性的雄物在她的体内完成激烈的运动后,她舒适的躺在床上,用手拍拍我的脸,我知道这是她让我离开的意思,我站在床边,小声的对她说:「这几天我都按您的要求做了,您明天就要走了,能否把你拍的录像带给我,它对我真的很重要,打破您的表,我不是有意的,请您原谅我!」她躺在床上,睁开双眼,「那个东西真的对你很重要,」我说:「我说是的,它对我很重要,」
  她很得意的说:「好吧!请现在不要烦我,我需要休息,你去吧,明天我走后,你再来看吧!」第二天早晨交过班后,我没有离开,在值班室里的小屋里来回走动着,心情的烦燥,让我见谁都想吵一架,接我班的董丽看我的脸色不好,围着我的身边转过来转过去,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开心,这个来自农村的小丫头,家里兄弟多而又穷,念不起书,听说她曾经是学习尖子,迫于经济上的压力,她放弃了读书,来到这里打工,要是在平时,她在我身旁多呆一会,我是求知不得的,她不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打工,但是共同的命运让我各她在这里相识,她对我的好感多于这个酒店里任何人,身高1米65的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白白的脸,嘴角上常常挂着甜甜的笑,我曾感叹造物主的奇迹,能让一个生活在农村的姑娘长的如此之美,我经常不叫她的大名,而直称其董妮,她从来不许别人这样叫她,只有我是个特例,此时我真的没心情,我对她说:「董妮,好妹子,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我真的很烦,」她不知我为什么烦,「你被扣公资了,还是经理训你了,你家里让你回去,你欠别人钱了,要不,你生病了」她在我身旁可不管我烦不烦,我恶狠狠地说:「你看我象生病的人吗?」「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女朋友不要你了,」「你才没人要呢,」
  「那就是你女朋友死了,那么凶干什么,」
  说完她转头出去了,女朋友!贞子姐你在那里,董妮的这句话令我起了贞子姐,我的心里隐隐的阵痛。
  终于听到那个万恶的老太太通知要退房了,我连忙走出来,站在她的面前,她看见我很高兴地和我打了个招呼:「啊!你在这呢,小伙子!这几天很感谢你对我的热心照顾,你真象我们那里的牛仔一样棒,来让我拥抱一下你,」我心里在骂: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出门让车撞死你。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脸上却要装出一付笑容来,「谢谢您的夸奖,」站在原地,我一动不动,她却走上前几步,张开双臂把我抱进了她的怀里,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拍拍我的脸,「不错,很不错,下次见吧!
警告: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大香蕉网_大香蕉_大香蕉成人网_伊人在线大香蕉] 版权所有 © 201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合作:gghz8888#163.com(将#修改成@)

友情链接: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威尼斯人娱乐威尼斯人注册官网威尼斯人娱乐网站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威尼斯人游戏网站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网上百家乐威尼斯人游戏网址澳门正规赌博网站正规网络博彩澳门赌博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网上威尼斯人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威尼斯人真人视讯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网上澳门威尼斯人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赌博平台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威尼斯人平台注册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赌博网站威尼斯人正规网址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线上威尼斯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威尼斯人官方平台网上百家乐注册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威尼斯人最新网站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威尼斯人网上赌场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威尼斯人城娱乐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威尼斯人网站注册威尼斯人正网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线上赌博网站威尼斯人官方注册网上威尼斯人注册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威尼斯人线路检测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威尼斯人网址注册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威尼斯人线上官网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威尼斯人正规官网威尼斯人官方网址澳门威尼斯人正网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威尼斯人娱乐场